论文范文网-权威专业免费论文范文资源下载门户!
当前位置:毕业论文格式范文>文献综述>范文阅读
快捷分类:

关于荆州相关本科论文范文 与荆州,一群从不大意的国宝方面毕业论文格式模板范文

分类:文献综述 原创主题:荆州论文 发表时间: 2020-09-20

荆州,一群从不大意的国宝,本文是关于荆州相关论文例文与国宝和荆州和大意方面论文例文.

他说,年轻时天不怕地不怕,现在修复的文物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谨慎. “就像这件锦袍,我现在考虑的,不仅仅是修复到能展出的水平,而是怎样才能让它在后世长长久久保存下去.”现在湖北荆州的广为人知,却是源于从三国时代流传至今的一句成语——“大意失荆州”. 在这个以“大意”闻名的古城中,却有一群从不“大意”的人,他们每天过眼经手的都是无价的文物.

一部《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带火了文保人.这个特殊的群体,日常工作就是穿越历史的重重帷幕,化腐朽为惊艳. 在荆州,这些从不“大意”的人,正是这样一群能“化腐朽为惊艳”的文保人. 他们,也是籍籍无名的“国宝”.“土匪”吴顺清的“嘴” 一个团队,领军人物是什么样,团队就是什么样.就像《亮剑》中的李云龙. 荆州文物保护中心,是国家文物局首批三大文物保护重点科研基地之一,迄今已修复长沙马王堆汉墓、北京老山汉墓、北京金陵王墓等全国各地出土木漆器类文物6000余件,纺织品500多件.修复饱水竹木简牍约12万枚,占目前全国己出土竹木简牍70%以上.

荆州文保中心之所以在全国文保界那么有名,离不开领军的吴顺清. 年近古稀,吴顺清有个全国文保界都知道——他自己也常用来自嘲的不雅绰号——土匪.这个绰号的得来,源自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在荆州纪南城遗址展开一场国家级“考古大会战”,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吴顺清年轻霸气、干劲十足,在艰苦的考古发掘现场叱咤指挥,被老一代考古工作者戏称为“土匪”. 现在文保中心的年轻人不敢这么叫他,用了个网上流行的称呼:段子手.

一年中,救火一样奔波在全国各地,能请动吴顺清,或者需要劳他大驾的,都是难题.但只要一回到中心,修复室里就会充满着笑声.

文博工作特别艰苦,常常在考古工地边搭个棚子,一住就是几个月.“到了冬天,有时一觉醒来,被子上面都是雪.”说起这些苦,吴顺清总是乐,“干了一天活,晚上没事我们就在一起喝酒,讲笑话”.

“段子手”就这样在荒山野外的古墓旁炼成了.

吴顺清常讲不衰的经典段子,就是自己如何“误打误撞”进入文保行业.1973年,从武汉大学化学系高分子专业毕业,吴顺清专业对口被分配到荆州市燃化局,到那里报到时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被通知到荆州博物馆上班.

“我一个学化学的,到博物馆干什么?”吴顺清性格本来就很冲,不能搞自己的专业让他大为不满,闹起了情绪.他说:“我非常不愿意来,赌了三天气.后来听说不服从分配就要回学校,没办法只好到博物馆报到.”

“如果15号之前报到,能领到一个月工资,结果我16号上午报到.”每次说到这里,吴顺清都哈哈大笑,“就差半天啊,少了半个月的工资!” 专业不对口、少领半个月工资,吴顺清颇为郁闷地进入文保行业.万没想到,前方等着他的,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当年国家文物局征集一批珍贵文物出国展览,荆州博物馆挑选了几件春秋战国时期的漆木耳杯送展,但这些珍贵的文物竟然落选,原因是没有经过脱水处理,不具备展出条件.痛定思痛,博物馆下决心成立自己的实验室,吴顺清阴差阳错成了被招募的“第一人”. 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在考古行当学以致用,吴顺清激动不已,从此一头扎进技术研发当中,乐此不疲.野外工作的辛苦、实验条件的简陋、文物修复的寂寞,对他而言都不值一提,全是司以用来做“段子”背景的. 说起当年事,他给自己勾勒了一个专家型的“土匪形象”:在考古工地,留着半长发、戴着墨镜、穿着八十年代流行的喇叭裤,没日没夜扑在各种出土文物的抢救中. 工作中的吴顺清确实“匪气”十足.在考古发掘现场,他冲在前面,谁消极怠工、谁不严谨就和谁吵架;在实验室里,没有条件强行创造条件,什么困难都得“靠边站”.

当年国家物质贫乏、财力有限,实验室连个冰柜都没有,他把自家好不容易攒钱买的第一个冰箱拿来存放各种实验制剂,他带领的团队还一度挤在他家里办公、做实验. 这个舍我其谁的工作狂开创了一个又一个全国顶尖、世界领先的修复技术,把一件又一件出土后脆弱不堪的漆木器、丝织品,从糟朽腐烂、灰飞烟灭的边缘拯救回来,重现千年前的美艳. 现在的吴顺清,依然保留着充满艺术气质的发型,保留着随时幽自己一默的习惯.他去国家文物局以及各地文物单位,“刷脸”就行,听见他爽朗的笑声,老朋友们就知道,“土匪”来了. 作为开创者和奠基人,吴顺清鲜明的个人风格已经成为整个荆州文保中心的风格,并逐渐内化成一种传统.一走进文保中心,各种对文物修复工作者先人为主的刻板印象就立刻被颠覆.这里的年轻人留着帅气的发型,戴着时髦的耳机,却统一穿着灰蓝的工作服,一坐就是一天,安静无声地修复着残破的古董.这里的长者,看起来不苟言笑,专心致志埋头在修复中,但一到下班,立马变身“段子手”,他们一脸严肃互相“谴责”的话,能让旁人听了大笑不止. 记者采访中,难得遇到吴老不被外地“抢走”,整整一个星期亲自泡在修复室指挥.因为国宝中的国宝 马山一号墓锦袍被送来进一步加固修复.这件著名的锦袍出土之后被小心冷藏35年,此次冷藏室的墙都被凿开了,才能保证一点不折叠地运出来. 有吴顺清坐镇,能真切体会到什么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在这样一件价值连城的国宝面前,他们既用丰富老道的经验按部就班、从容不迫地进行加固,又针对具体情况不断变化、创新修复手段.即便是用来修补锦袍缺失部分的一小块丝织品该如何染色,他们也反复商量、试验了很久.

“用红茶试试.”吴顺清派工作人员去买红茶,他认为即便是修补部分的染色,也应该尽量不用化学制剂,以免间接影响到文物本身.买来的红茶经过调试不合适,吴顺清又让去换普洱茶.为了红茶开封后能不能退换的问题,大家还笑谈了一下.

“我们要对文物负责,对历史负责.”说到文物修复能达到的效果,一直笑呵呵的吴顺清脸色变得特别凝重.他说,年轻时天不怕地不怕,现在修复的文物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谨慎.“就像这件锦袍,我现在考虑的,不仅仅是修复到能展出的水平,而是怎样才能让它在后世长长久久保存下去.”让文物焕彩重生的手

与古香古色的荆州博物馆一墙之隔,有一栋朴素灰色的建筑,白天这里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办公楼.只有到了晚上五点震耳的铃声响起,所有人必须离开,铁门关上,铁锁落下,几十条凶悍的大狼狗被放进院子巡逻,这里才显露出它的不同寻常. 这就是荆州文保中心多年来的办公地点.走进中心,随处可见都是“国宝”:迎面而来的是国宝级大师,楼道里刚刚运来还未拆封的,是国宝级文物.堆成小山一样的纯净水,都是用来浸泡保存这些国宝文物的. 在漆木器修复室,年过六旬的杜道子正屏住呼吸,用尖细的毛笔蘸上朱漆,在一个大号耳杯上描画红色的线条,长长、细细的曲线,一气呵成.这是一双看起来很普通的手,但只要一握笔,就显得特别稳,姿势特别专业. 杜道子,是文保中心“一宝”.他是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楚式漆器修复技艺”这一绝活的传承人.荆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2300多年前的大型宫廷漆木乐器“虎座鸟架鼓”就是杜道子参与修复的. 在他的工作台和旁边的架子上,到处放着动辄一两千年的漆木器.对其中任何一件的修复,都要花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时间.

文物修复靠的就是功夫,各种耗费时日的功夫.就漆木器而言,送来之后首先要画出等比图,图上细微的花纹都要分毫不差,仅这个过程,有时就要十天半个月.

然后要花大量的时间来脱水、定型.比如修复室角落里放着的一尊全国最大的镇墓兽,已经修复将近15年,还在进行脱水加固.杜道子每天都要围着它转转,观察、记录其稳定性.

漆木器修复中心主任吴吴介绍说,这尊镇墓兽的修复时间远远超出立项时的预计,当年接手的专家都已经退休了.“但标准不能降低,我们会一直修到满意的程度为止.”

脱水定型之后考验的就是工艺了.杜道子对工艺的要求近乎“严苛”.他说:“在彩绘的时候,必须屏住气,心情要平静,呼气和吸气如果不均匀的话,线条就拉得不流畅,粗细会不一致.” 杜道子说得云淡风轻,但实际上,彩绘时一画就是一天,也就是说,他们要一整天都在“屏住气”的状态.

正如一个小小的耳杯要历经漫长岁月的洗礼才能成为国宝一样,国宝级的大师,也是岁月淬炼而成的.从事竹木漆器文物修复工作已经30载的杜道子,对于“岁月的打磨”感受尤深.

“我当学徒的时候,师傅要求点线面都要画得好.我每天要临摹20个小时左右.”杜道子说,只有通过长时间的练习,达到一定的年限,才晓得用什么样的笔,用什么样的漆,能画多长的线.“没有一二十年绘画功底的话,一笔是画不成的.”

此外,还要长期学习文化史.他说,纹饰和造型都代表着一种生活中的文化,这也要长时间了解和学习,才能理解其中的内涵,比如它来源于什么时代,当时的人为什么喜欢这种造型,不同场合、不同人群为什么用不同的纹饰.“这都需要时间长,才理得顺.”

工艺的传承更是一个漫长的系统工程.杜道子带了几个“80后”徒弟,向他们传授这门技艺.他的儿子杜可竹从美术学院毕业后,也进了文保中心跟着父亲学艺.

杜道子说,刚开始学的时候,徒弟们描线条都只能凑笔,一笔一笔凑起来.漆木器的修复工艺非常强调个人的感受,必须长期训练,亲力亲为,手上才能慢慢找到准确的感觉. 杜道子认为文物修复是一门“活的艺术”,琢磨久了,同手里的竹木漆器间也像有了对话一般,通过不同的漆面、纹理,就能琢磨出这件文物在千年前的用途和使用环境.“看到一件件文物在自己手里重获‘新生’,觉得很荣幸.”

已经不知有多少险些“凋零”的漆木器在荆州文保中心焕彩重生.杜道子最得意的作品,是一件极为罕见的“漆扇”:一面是平面画,另一面是凹凸有致的立体画,漆面4毫米厚.这件绝世珍品送来时,已看不出扇子的模样,只剩下一片片的漆皮.

为了修复这把漆扇,杜道子先是花了很多时间把图案的含义一点点弄懂,将缺失的部分准确补画出来,然后花了大量时间精描细绘、精雕细刻,最终还原了它的惊艳模样.

“文物是病人,我们就是医生,我们要回应病人的期盼.”吴顺清说,“每当完成一件珍贵文物的保护修复,让死的文物活起来,都会感觉特别欣慰.”他们,从不“大意”的心 在荆州文保中心采访,会时不时地被出土文物的糟朽程度震惊,但更令人震惊的,则是文保中心各位专家对文物的从不“大意”、毫厘必究.

比如眼前这盆清水中,浸泡着几乎成渣的一把碎片.

“这是什么?”记者惊讶地问.

“竹简.”文保中心简牍项目经理史少华说,“这批竹简是在建筑施工发现墓葬后出土的,其中有两三根在出土前被施工机器震碎了.”

“这也要修复吗?”记者再问.

“对,先要拼起来.”

“要拼多久?”

“很快,”史少华轻描淡写地说,“也就半个月吧.” 在荆州文保中心,这种一个碎片都不能少,一根线头都不能少,一块漆片都不能少的观念,大家全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精细入微、毫厘不差,已经不是准则,而是习惯.

“我们中心这些年修复这种碎成渣的竹简大约上千件吧,”荆州文保中心主任方北松说.

方北松是荆州文保中心新一代领军人物,和他的导师吴顺清一样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一样酒量很好、爱讲笑话.在实验室里,他向记者展示了竹简修复的第一道工序:将刚出土的竹简放进连二亚硫酸钠溶液中,原本黑乎乎看不出是何物的竹条,逐渐显现出清晰的字迹.

“当竹简的颜色恢复,篾黄一面像春笋一样鲜艳,篾青一面像新砍的竹子一样光亮,上面的字迹清晰出现,效果之好自己都吓一跳.”说起当年第一次试验成功,看到竹简原本模样的情景,方北松依然十分激动.

简牍,被誉为学术价值最高的文物.一听说哪里有简牍出土,学者们就蜂拥而至. 作为有机物,简牍埋在地下一般都会腐烂,所以在北方的古墓中很难发现.之所以在长江流域大量保存下来,是因为这里地下水位高且水质偏碱性,简牍得以泡在水中保存千年.

以前并无楚简现世,大量楚简都在近几十年出土,这是历史的机缘.我们有幸,能够在今世直接看到千年前古籍原貌.更有幸的是,我们生逢一个重视文保的时代,生逢一批为了文保勇于奉献的人. 为了这些祖先直接留给当世的珍贵文化遗产,方北松几乎放弃了自己的生活,他全身心扑在简牍修复上. 为“抢救”长沙走马楼出土的一批三国吴简和湘西里耶出土的一批秦简,方北松曾9年时间扑在长沙,每年只有20多天能够回到荆州.9年中,他与20多个工作人员一起,每天从早上6点工作到晚6点,中午就简单吃个盒饭或者简餐,没有午休,也没有节假日,最终整理出有字竹简7.6万多枚.

由于长期浸泡在水中,出土后的竹简如果不经过脱水程序,就会卷曲、断裂,毁于一旦.而脱水,不是自然干燥,而是要想办法把竹简中的水分子置换出来.这是技术活,也是耐心活.

“走马楼出土的这批三国吴简平均相对含水率达471%,修复难度大,仅清洗这个程序,就由6个工作人员清洗了6年多.”方北松说,“负责清洗这道工序的是6个小姑娘,她们从十岁一直清洗到二十五六岁.这真的是一个漫长而枯燥的过程.” 虔诚对待每个工序,严谨对待每个细节,丝毫不敢“大意”,已经成为荆州文保中心的价值观.秉持这样的价值观,荆州文保中心成就斐然. 方北松最为骄傲的是,“做了这么多年简牍没有一枚毁掉,没有一枚遗失,经过保护的竹简迄今都保存很好.” 从一枚枚修复好的简牍中,我们可以看到历史是何等的活灵活现:有类似于“鸡兔同笼”的算术题,有官员升迁的严苛条件和程序,有整个社会的制度架构,有追缴被打劫钱款的详细办案过程,有肚子疼、牙疼时的治疗方法,还有各种巫术教程,以及墓中随葬品的详细清单.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超级敬业的长官,因为下级官员向政府贷黄金买种子,一直没有还钱,他至死不忘,将贷款详细情况记在简策上,带到墓中,仿佛在地下也要牢记催还政府贷款. 这些早已湮没、鲜活生动的历史场景,就在一枚枚竹简中,浮雕一样清晰重现……(资料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概括总结:此文是关于国宝和荆州和大意方面的荆州论文题目、论文提纲、荆州论文开题报告、文献综述、参考文献的相关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

参考文献:

1、 一个人走得慢,一群人走得远 去长沙的时候,主编请吃饭,饭桌上他突然半开玩笑又有些认真地问“清尧,奇怪的是,你涨粉的速度好慢啊 ”他都觉得有些着急,从微微到萤火,再到后来的花火影像,我知道他和责编鸭鸭,一直.

2、 微商新玩法,多群同步直播 文 本刊记者胡凡洁大学刚毕业那会儿,伍月就职于南京一家私营的中小型理财公司,当了一名大事小事都要兼顾的会计 每天朝九晚五,生活就是从公司到出租屋两点一线 一次国庆节放假,伍月趁着去香港探访高中好友的机.

3、 那座军营,那群士兵(接第九期) 杨西京,侯发山张文英利用自己的威信敲山震虎未得收效,使张嵩山不能再漫不经心了 他想,作案对象不在这十一人当中,那么,疑点就集中到张文英身上了 张嵩山历来重视勤杂人员,不少连队出事,都出在勤杂分队上,即.

4、 一群人在疯狂消费,一群人在极度节俭 每次一回到老家,我的第一反应都是怒从心头起 年迈的父母把两居室的空间堆得满满当当,几乎无法下脚,家里到处是大大小小各种废弃纸箱、纸袋、不同形态的塑料包装、旧报纸及广告印刷品,捡回来的木板……装修垃圾,.

5、 华东医药的小中药,大集群 文 冯游慕黔东南州蕴藏着丰富的药材资源,具备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中药材深加工方面前景一片光明,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医药产业基础相对薄弱 随着扶贫工作的开展,作为浙江省医药龙头企业的杭州华东医药集团,在.

6、 宝宝用药,父母别大意 俗话说是药三分毒 尤其是小宝宝身体尚处在发育之中,各项器官功能尚未成熟,一旦用错药,难免会造成严重的伤害 在2017年全球儿童安全组织、北京儿童医院与药品安全合作联盟共同发布的儿童用药安全现状报告里显.